科技界新顶流皮衣黄,已出现“人传人”现象

2024-03-11 发布 · 浏览46次 · 点赞0次 · 收藏0次

有关黄仁勋的“梗”(meme)正在迅速崛起,他的思想、行为甚至穿衣风格正在“人传人”。

科技界之巅如今出现了一个明显的空缺,就像是缺了一颗牙齿。

马斯克、扎克伯格和贝佐斯都曾立于华山之巅,但现在没有人能在拥有这一地位。马斯克已经成为一个两极分化的人物,失去了所有神秘感。扎克伯格早已不复当年《社交网络》的风光,贝佐斯从亚马逊 CEO 位置跳下来后,除了造火箭也变成了与娇妻秀恩爱的肌肉男。

ChatGPT 之后的几个月里,OpenAI  CEO Sam Altman 似乎会填补这个空缺,但他还年轻,让人想起 2010 年的扎克伯格,尚需持久性的考验。不过,AI 的蓬勃发展已经培育出了另一位争夺者——61 岁的英伟达 CEO 黄仁勋。与其自己生产聊天机器人或自动驾驶汽车,不如开发实现这些功能的芯片。

黄仁勋有着一段充满魅力、美国风格的成功故事。

他是一名台*移民,1963 年出生于中国台*,九岁时和哥哥被送往远在美国的叔叔家并进入一所寄宿学校学习。叔叔以为这是一所著名的寄宿学校,事实上黄仁勋寄宿的第一个晚上,室友就向他展示了自己在打架中被刺伤的多处地方,而黄仁勋可能是这所学校唯一没有刀的学生。

1993 年,黄仁勋和两位合作伙伴、资深芯片设计师在 Denny's 餐厅共同创立了英伟达,并用他口袋里的 200 美元购买了其股份的 20%。当时,三人中年纪最小的黄仁勋(刚过而立之年)被委以 CEO 重担,因为“他学得很快”。选择打过工的餐厅作为创立公司的地方,除了比家里安静、咖啡也便宜,还因为黄仁勋发现当自己处于逆境(端过盘子的人都知道这是一种什么状态)时,自己的想法和判断是最好的,因为他的心率会下降。

此后,黄仁勋一直担任英伟达 CEO,没有发生过类似乔布斯、马斯克甚至 Altman 被放弃或被强制下台的戏剧性故事。经历一些初期的挫折,黄仁勋成功将公司培育为一家强大的 PC 图形芯片制造商。成功上市后,2000 年代初,黄仁勋带领英伟达开辟图形处理器( GPU )的市场。一开始,英伟达将这些 GPU 出售给视频游戏玩家,但在 2006 年,黄仁勋也开始向超级计算社区推销它们。2013 年,随着 AlexNet 等神经网络获得成功,黄仁勋将英伟达的未来押注在了 AI 上。在此之前,除了电子游戏,英伟达为 CUDA 寻求的新客户都是股票交易员、石油勘探者、分子生物学家甚至食品加工公司,很少花时间考虑 AI。毕竟几十年来,AI 一直让投资者感到失望。黄仁勋从未读过科幻小说,仅仅是喜欢电子游戏,但他从基本原理出发推论芯片今天能做什么,然后满怀信心地赌它们明天会做什么。

十年后,事实证明他是对的。GPU 在深度学习和 AI 等领域的应用中起着重要作用,对它们的需求急剧增加。如今,黄仁勋看起来像是一位远见卓识的人,由于培育一家主要的芯片公司很困难,他的企业也拥有广阔的护城河。在不久将来,人们预测 AI 能够按需制作电影、为儿童提供监护以及教会汽车自动驾驶,所有这些进步都将发生在英伟达 GPU 上。

虽然没有多少消费者人会直接购买英伟达的产品,但在过去几年中,他们却注意到了这家公司的股价以及 CEO 。2 月 21 日发布财报前,有关英伟达是否能够维持其连续季度增长的热潮存在疑问。在黄仁勋宣布英伟达的表现再次击败分析师预期的一天后,英伟达创史上最大单日涨幅—— 2770 亿美元,其总市值升至 1.96 万亿美元,再次超越谷歌( Alphabet )成为全球第三大市值公司,位列微软和苹果之后。市值超过了沙特阿拉伯石油公司 Aramco,证明了芯片是新石油的说法。

英伟达 CEO 黄仁勋的财富也在大幅增长。仅在英伟达创史上最大单日涨幅当天,他的财富就增加了 85 亿美元。自 1 月 1 日以来,他在福布斯实时亿万富翁榜上升了 11 位。他的名字也出现在美国国家工程院新增院士名单中。

不过,黄仁勋还不是一个像马斯克、扎克伯格、贝索斯那样家喻户晓的名字,也没有一部由大卫·芬奇执导并获得奥斯卡的电影(《社交网络》)是关于他的。他还可以在餐厅用餐而不被认出来,无论是郊区还是沿海城市的餐厅。脖子以上,银发搭配一副眼镜,看起来不年轻了。脖子以下,发展出了一种独特而青年化的时尚风格——这对于任何渴望成为科技界新偶像的人来说都是必不可少的。

图片万亿美元市值老板的样子

历史上到处都是了解视觉特征力量的领袖人物,以至于经常有以他们的名字命名的服装款式。在科技界,乔布斯拥有许多版本的三宅一生高领黑毛衣,“女乔布斯” Elizabeth Holmes 和她的黑色高领毛衣也与乔布斯有直接联系。扎克伯格和他的 Brunello Cucinelli  T 恤和连帽衫,以及贝索斯与薄款羽绒背心。

黄仁勋在舞台上通常穿着一件黑色皮夹克,有时皮夹克有领子,有时没领子看起来更像是机车夹克;有时有很多拉链,有时又没有。但无论哪种方式,男装专栏都表示认可。他着装被广泛模仿还曾登上《泰晤士报》时尚版块。

 

图片男装作家指出近期硅谷CEO着装风格走向疯狂,不过仍然觉得黄仁勋的着装“焕发光彩”。

在某个时间点,他也开始不戴手表了。为什么?因为,就如他对采访者和观众多次说过的那样,“现在是最重要的时间”。不久,这句话被当作箴言在社交网络上传播开,人们感受到黄仁勋新兴粉丝群体的狂热程度。在技术世界中,铁杆粉丝的定义通常很明确——某位 CEO 对生活、工作独特见解被摆放到了经典的位置(类似某某语录)。想想乔布斯“  stay hungry、stay foolish ”、扎克伯格“ move fast and break things ”、贝索斯对备忘录的偏爱(“不能超过六页”)以及马斯克的“第一性原理”。

最近,技术意见领袖和中层管理者也开始在 LinkedIn 上引用黄仁勋“语录”,一种类似崇拜文化正在形成。比如黄仁勋管理法,他有 40 个直接下属;“对于技术来说,五年计划是可怕的”;鼓励去追求没有竞争对手甚至没有明显顾客的“零十亿美元的市场”;“失败必须被分享”;“我们的公司还有三十天就倒闭了”仍然是非官方的公司座右铭。

黄仁勋拥有史诗般的市场行情、追随者和超酷的地方。然而,英伟达产品的性质可能会阻碍他成为像马斯克、贝佐斯和扎克伯格那样的公认的超级科技偶像 —— GPU 为消费者所熟悉的各种技术提供了动力,但普通人基本上察觉不到它们的存在。估计黄仁勋也不会很快宣布一款革命性消费类产品的到来(比如英伟达造车了)。他的芯片不会像亚马逊那样无处不在,不会出现在家门口,也不会出现在美国人生活中出现亚马逊标志的所有其他地方。他也不会主持火箭发射和重新着陆的壮观场面。在这个越来越自动化的世界里,他的角色总是显得有点抽象,还需要一些解释。对一些人来说,他可能总是像魔术师的助手,尽管他正在变得非常、非常富有。

最重要的是,对黄仁勋偶像崇拜文化崛起将反映出人们感受到 AI 时代的深刻不确定性。在人们的想象中,卓越的技术专家是一个强有力的象征,不仅象征着这个社会当前的繁荣,也是社会将走向何方的象征。许多人现在确信,AI 将给生活带来深刻的变化。但还不知具体是哪些变化,还没准备好选出赢家。我们所知道的是,这些变化将需要一些强大的计算能力。因此,至少在一段时间内,这家芯片制造商可能会成为王者。

参考链接

https://www.theatlantic.com/technology/archive/2024/03/jensen-huang-tech-alpha-dog/677674/?utm_source=feed

https://www.newyorker.com/magazine/2023/12/04/how-jensen-huangs-nvidia-is-powering-the-ai-revolution?utm_source=pocket_saves

科技界新顶流皮衣黄,已出现“人传人”现象 - AI 资讯 - 资讯 - AI 中文社区

声明:本文转载自机器之心,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社区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文只提供参考并不构成任何建议,若有版权等问题,点击这里。本站拥有对此声明的最终解释权。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联系我们删除,我方收到通知后第一时间删除内容。

点赞(0) 收藏(0)
0条评论
珍惜第一个评论,它能得到比较好的回应。
评论

游客
登录后再评论
  • 鸟过留鸣,人过留评。
  • 和谐社区,和谐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