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品发布拖延,越来越多谷歌 AI 员工选择离职创业

2024-01-25 发布 · 浏览31次 · 点赞0次 · 收藏0次

1 月 24 日消息,据知情人士和证券备案文件披露,谷歌三名人工智能研究人员最近选择了离职,并一起创立了自己的人工智能初创企业 Uncharted Labs。这三人之前深度参与了前沿人工智能技术的图像和音乐生成研发。

这一事件再次凸显了在谷歌等科技巨头内部,顶级研究人员在产品商业化方面面临漫长等待的无奈与选择。因此,他们决定抓住风险投资者对人工智能领域新兴公司的浓厚兴趣,自己去创业。

Uncharted Labs 总部位于纽约,已成功筹集了 850 万美元的启动资金,融资目标是 1000 万美元。据知情人士透露,创始团队在过去几个月里会见了多家潜在投资者,包括知名风投公司 Andreessen Horowitz。

Uncharted Labs 的创始团队包括总裁大卫・丁(David Ding)。大卫・丁此前在谷歌 DeepMind 的一个精英研究团队中担任技术负责人,该团队规模仅为 30 人。DeepMind 是总部位于英国的人工智能研究机构,去年与谷歌的核心人工智能团队完成了合并。

文件显示,大卫・丁在 DeepMind 的前团队成员查理・纳什(Charlie Nash)和雅罗斯拉夫・加宁(Yaroslav Ganin)也加入了 Uncharted Labs 的创始团队。大卫・丁和加宁在谷歌的任职时间均超过了五年。

根据领英上的公开资料,大卫・丁的另一位前同事康纳・德坎(Conor Durkan)去年年底离职。不过,目前尚不清楚德坎是否已加盟 Uncharted Labs。

这些研究人员在 DeepMind 工作期间共同参与了多个前沿的人工智能项目。他们成功开发出一种能够根据用户简单描述自动生成原创图像和音乐的人工智能技术。去年 11 月,DeepMind 推出了音乐生成模型 Lyria。这款创新的人工智能模型能够从头开始创作歌曲,并巧妙地融入了查理・普斯(Charlie Puth)和约翰・传奇(John Legend)等知名艺术家的独特音乐风格。

此外,这些研究人员还为谷歌最新推出的图像生成模型 Imagen 2 做出了杰出贡献。Imagen 2 是谷歌近期向云客户推出的一款强大的人工智能工具,旨在与 Midjourney 和 OpenAI 的 Dall-E 3 等竞争对手展开激烈竞争。

最近 DeepMind 的这一系列离职事件表明,谷歌在人工智能产品发布方面存在拖延问题,同时内部研究人员也对繁文缛节感到不满。早在 2021 年,有些谷歌员工不满公司拒绝推出聊天机器人(后更名为 Bard),选择了自立门户,创办了 Character.AI。其他一些对谷歌内部人工智能开发限制不满的员工则转投了竞争对手 OpenAI。

谷歌高层一直在努力应对内部疑虑与挑战。公司首席执行官桑达尔・皮查伊(Sundar Pichai)在去年的一篇博客文章中宣布了谷歌人工智能部门的重组计划,并强调这将“推动我们在人工智能领域的发展速度”。为了实现这一目标,谷歌让位于加州山景城的人工智能研究团队共聚一堂,并通过每日会议协调加州与伦敦两地的工作进度,以确保 Gemini 项目(OpenAI GPT-4 竞品)能够迅速取得进展。

在这篇博文发布后,谷歌发言人克里斯・帕帕斯(Chris Pappas)进一步表示:“DeepMind 拥有世界一流的研究团队,我们将继续致力于开发能够改变数十亿人生活的人工智能技术。”

然而,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前员工透露,尽管 DeepMind 的研究人员在 2023 年春季就完成了音乐生成模型 Lyria 的开发工作,但谷歌直到 11 月才对外发布,至今仍未向公众开放。这位前员工认为,谷歌将谷歌大脑 (GoogleBrain) 和 DeepMind 两大内部人工智能部门合并,加剧了 DeepMind 员工的挫败感。因为在享受了多年的相对独立之后,他们现在不得不围绕谷歌的人工智能产品优先事项来调整自己的研究方向。

在过去的两年里,DeepMind 和谷歌大脑的多位优秀员工离职创办了新的初创公司,其中包括开源人工智能模型开发商 Mistral AI,以及同样专注于文本生成模型的 SakanaAI 和 Reka AI。

为了留住顶级的人工智能研究人员,谷歌采取了一系列措施,包括向他们提供特殊的股票奖励,这些股票的兑现速度要比其他奖励更快。然而,风险资本对生成式人工智能初创公司的诱惑力实在太大。根据 PitchBook 和美国国家风险投资协会 (NationalVenture Capital Association) 的数据,2023 年,超过三分之一的美国风险投资资金流向了人工智能开发商。

去年,一首利用人工智能模仿艺术家德雷克(Drake)和 The Weeknd 声音的歌曲《Heart on My Sleeve》在 TikTok 和 Spotify 等平台上引起了轰动。然而,环球音乐集团以侵犯版权为由向这些平台施压,最终导致这首歌曲被下架。这一事件引发了人们对人工智能在音乐领域应用的关注和讨论。

与初创公司相比,谷歌等大型科技公司在获得音乐授权方面可能具有更多优势。例如,DeepMind 与拥有丰富音乐资源的 YouTube 合作建立了自己的音乐生成模型,而 TikTok 也与唱片公司签订了类似的协议。

产品发布拖延,越来越多谷歌 AI 员工选择离职创业 - AI 资讯 - 资讯 - AI 中文社区

声明:本文转载自IT 之家,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社区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文只提供参考并不构成任何建议,若有版权等问题,点击这里。本站拥有对此声明的最终解释权。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联系我们删除,我方收到通知后第一时间删除内容。

点赞(0) 收藏(0)
0条评论
珍惜第一个评论,它能得到比较好的回应。
评论

游客
登录后再评论
  • 鸟过留鸣,人过留评。
  • 和谐社区,和谐点评。